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云南弥阳巡查员罚跪并殴打黑煤窑主

2018-08-09 19:41:53

核心提示:5月21日,云南弥阳打击私挖乱采黑煤窑巡查组“执法人员”在巡查时,让黑煤窑主、工人等7人下跪并对他们进行殴打。被打人员蒋志福称,执法人员逼迫他们将煤窑附近的3辆小车推下山沟。7人连夜光脚走了20公里到县城报案。官方称,打人者为协管人员,目前已被辞退。

蒋志福的背部还有伤,山沟里是被推下的三辆微型车 王宗林 摄

监控录像里,很多“执法人员”围着下跪的人

5月21日,曾陈刚、蒋志福、还有一个不知道名字的车主,在弥勒县弥阳镇打击私挖乱采黑煤窑巡查组“执法人员”的威逼下,3名车主被迫将自己的车子推下山沟。除了将车推下山沟,巡查组的工作人员还让黑煤窑主、工人下跪并对其进行殴打。

昨天,弥阳镇政府发布通报称,打人者为协管人员沐某兄弟俩,目前已被辞退。

黑煤窑主自述

“执法人员”逼我们将车推下山沟

5月27日,从弥勒县城出发,向泸西县方向前行20公里就是弥勒县北头凹子煤矿。离煤矿约1公里的路边,碎玻璃满地都是,地上还有显示屏的碎片。路边的山沟里,3辆微型车躺在沟里,车体已被摔得破烂不堪。

据车主之一的曾陈刚说,他们是在弥阳镇“执法人员”的威胁下,被迫将自己的车推下了山沟。曾陈刚边说边卷起裤子,虽然一个星期过去了,但他腿上的淤青还在。而这些伤,都是弥阳镇的“执法人员”打的。

另一辆微型车的车主蒋志福也说,自己的车子也是在弥阳镇“执法人员”的威逼之下自己推下去的,“执法人员”还帮他们推车。随后,他脱下上衣,展示了身上和背上的伤痕。

对于这次的事件,蒋志福说,他从不忌讳别人说自己是“黑窑主”。他说,自己的煤窑开了一个多月,现在还没有效益。5月21日晚上,他开着微型车拉着工人和开采煤矿的工具时被“执法人员”抓到。当时车上包括他在内共5人,有2人是他的工人,另外2人是他的朋友。

“执法人员”把他的微型车开到北头凹煤矿。到了煤矿,他发现其他2辆微型车也停在那里。等他们到达后水泥瓦机器
,1名“执法人员”将3辆微型车上的7人叫下了车。“有人动手打了我两个耳光,还动了拳脚。紧接着,又上来10多人让我跪下。与我们一起下跪的,还有其他两名车主。随后,‘执法人远’用胶木棒、钢管打了我的腿和背部。”

蒋志福说防火密封胶
,没多久“执法人员”让他们7人来到煤矿后山大约1公里不到的地方,并安排人将3辆微型车从北头凹子煤矿开过来。“他们先是将我们的全部摔了,然后又用胶木棍和钢管砸了我们的车窗玻璃,并让我们指认着车牌照相。”蒋志福说,“执法人员”为防止他们逃跑,让他们7人都把鞋子脱了,扔进路边沟里。

随后,“执法人员”让他们把车子推下山沟,他们不愿意,“执法人员”就威胁他们,不推车就打他们。无奈之下,3名车主只能在“执法人员”的“帮助”下,将自己的车推下了山沟。夜色中,3辆车滚进了40多米的山沟里。将车子推下去之后,有“执法人员”小声和他们说:“赶快跑。”于是,7人趁着夜色逃走了。

与蒋志福一起逃走的曾陈刚说,他光着脚走了20公里的路才到了县城。因为脚被打伤,从22日凌晨零点走到了天亮,6个小时,他才走到县城。22日下午,他与朋友一起到弥勒县吉山派出所报了案。

监控器拍下全过程

有2人跪了5分钟 下跪的人确实被打

5月21日,北头凹子煤矿正好装监控器,就在当天晚上10点,煤矿的监控刚刚装好,监控正在调试中,弥阳镇“执法人员”教训“黑窑主”的一幕被摄像头记录了下来。

录像显示,当天晚上10点,有2个人跪在煤矿的大门前。下跪期间,有人对跪着的人动了拳脚,镜头中的2人总共跪了5分钟。录像里,确实有人拿着工具砸一辆微型车的轮胎,几十秒钟后,轮胎的气瘪了。不过,在录像中没有蒋志福所说的“执法人员”用钢管打他们的镜头。

曾陈刚说,镜头中下跪的人有一个就是他自己。北头凹煤矿法人代表陈某证实,当天晚上,确实有很多人将几个微型车上的人拉到他们煤矿进行殴打,下跪时他也看到了,“执法人员”确实砸了车。

不过曾陈刚说,录像中显示被砸的车辆并不是推下山沟的那3辆,而是小芹田村一个村民家的。随后找到了开这辆微型车的师傅李云。他自称是帮村民小伟挖“黑煤窑”的,当天晚上他把车子停在北头凹子煤矿的院子里,“执法人员”询问这辆车子的车主,他害怕挨打就在一旁躲了起来。

“ ‘执法人员’拔掉3个车胎的气门芯,车灯、玻璃和方向盘都被砸坏了。”李云说,第二天,他还请了修理厂的人员上门修车,修车费总共花了4000多元。这一切,修理厂的人员都可以作证。

弥阳镇政府通报

2名打人协管员被辞退 分管领导写检查

昨天,弥阳镇政府发来了对此案的处理意见和事件发生经过。通报称,近年来,弥勒县弥阳镇非法开采、运输煤炭的行为非常严重。尤其是今年以来,又有一些闲散人员乘夜晚不易检查之机,悄悄在该镇铺田、雨舍、母乃等社区和村委会一带,非法从事采煤活动,严重扰乱了煤炭资源的正常经营秩序,同时,也给挖煤工人的人身安全带来了较大威胁。

21日晚8点,弥阳镇派出两个矿山巡查组,对辖区展开巡查。巡查中,先后发现3辆在此路段通过的微型车。巡查组分别将车拦下检查。被拦下的微型车中,有该镇大树村委会龙潭村小组的蒋志福,车上还载有4人;有自驾微型车的曾陈刚,27岁,泸西县午街铺镇人;还有自驾微型车的一中年男子(事发后不知去向)。据弥阳镇调查,当晚,巡查员检查车辆时,因车主不配合和态度蛮横、辱骂推搡巡查人员才引发口角纠纷。随后,个别受轻微伤的协管员气愤难平,无视管理规定,强行要求被查人员下跪,并要求驾驶员将所开微型车推入山沟。

对于此事,主管矿山安全的弥阳镇武装部部长陆某承认,工作人员确实用木棍打了对方、砸了两辆车,还让非法采矿人员下跪。至今,他对工作人员的这种做法感到内疚。

陆某说,得知出事后,他就立即赶到了现场,发现有人下跪时,他赶快让这些人起来。面对有人指证他参与打人的说法,他表示:“我是事后赶到现场的,打人的事情我并不知情。”陆某说,当得知自己的队员砸车、威逼车主将自己的车子推下山沟之后,他感到非常难过、内疚。不管对方是否违法,他们的工作人员在工作中也不能那么粗鲁。现在,对方已经报警,他作为分管领导不会推卸。

弥阳镇纪委书记李花说,事情发生后,镇纪委已介入调查。调查结果表明,当天晚上打人的是协管人员沐某兄弟俩。该镇领导25日研究决定,分管领导陆某由党委书记进行谈话,并写出深刻的书面检查;当晚带队的队长周某在全镇职工大会上进行通报批评,由镇纪委进行诫勉谈话,并写出书面检讨;对于打人的2名协管人员沐某兄弟俩作出辞退处理;对当晚的所有工作人员及协管人员进行批评教育。

从弥勒警方了解到,目前,弥勒警方正在对此案进行调查。而弥阳镇政府领导表示,愿意向当天晚上受到伤害的非法采矿人员道歉,这件事中政府工作人员确实做错了。

●链接

弥阳镇

今年填封300黑煤窑

弥勒县有煤矿的乡镇只有弥阳镇和新哨镇,弥阳镇的非法开采占全县的90%。弥阳镇一领导表示,今年以来

,由于干旱,许多农民没有活干,弥阳镇非法开采、运输煤炭的行为抬头。为有效遏制非法开采的势头u型针厂
,弥阳镇形成了常态的“打非”工作机制。

弥阳镇提供的一份关于整治黑煤窑的工作情况说明上显示,今年1月16日,弥阳镇召开了安全生产工作会,确定由武装部部长陆某负责煤炭安全生产工作,镇领导与陆某签订了煤炭安全目标书,陆某与7个社区、村委会、安监站长分别签订了煤炭安全目标书。

由于乡镇工作人员少,全乡将“打非”人员扩充到30人,共配备了5辆车,部分工作人员是从社会上招聘而来。

弥阳镇究竟有多少黑煤窑?一名镇政府领导说,黑煤窑数量不稳定,难以统计。根据镇政府提供的资料来看,今年1月1日至5月27日,弥阳镇取缔填封非法小煤窑300口,抓获参与非法采煤人员902人,捣毁的卷扬机达到18台。“打非”工作组成员采取定时、不定时、进驻村子蹲守、夜间突袭、灵活机动等方法打击非法开采。发现之后,采取打击电力设备、挖断运输道路、炸封,对部分人员进行拘留等方法。

陆某说,在这么多措施下,治理的效果仍不明显。 很多小煤窑都有放风的,只要“打非”人员一来,他们就跑。万一跑不掉,如果黑煤窑的人数多,就会出现双方对峙的现象,甚至发生冲突,“打非”队员被打伤的情况非常多。另外,黑煤窑大多都是晚上开采,到了白天,村民就会用树叶将其盖起来,打击难度非常大。

陆某说,当前,由于现行法律不完善,镇政府在治理私挖乱采上的工作很难开展,虽然私挖乱采属于镇政府管理,但“打非”人员没有执法权,抓到人很难办。弥阳镇政府发来的情况说明称,虽然镇政府在“打非”工作上投入的物力、财力逐年增加,加大了打击取缔的力度,但私挖乱采的现象仍然屡禁不止。

(本文来源:云 )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