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中年男子打针猝死诊所赔偿死者家属16万元

2018-12-07 04:45:19

中年男子打针猝死:诊所赔偿死者家属16万元

中年男子打针猝死诊所赔偿死者家属16万元

2013年07月02日09:30

6月20日中午,来自恩施市屯堡乡的谭申贵,在州城航空路博雅商城内的恩运门诊内打吊瓶针消炎,一个小时后猝死。6月26日,公安部门的尸检报告出来,排除凶杀和毒杀可能。死者家属和门诊医生在律师的参与下在恩施市公安局小渡船派出所协商处理,由诊所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16万元。

陈仲喜 谭发馨

中年男子诊所打针猝死

6月23日,接到死者家属的报料之后,本报找到了位于州城航空路长途汽车客运站附近的博雅商城内的恩运门诊,在现场,一家挂牌为恩运门诊(经调查,该诊所地处车站附近,与现在的恩运集团无任何关系)的诊所门前摆放了花圈,旁边的墙面上贴着用毛笔写的死者死亡过程以及他们的呼声,死者80多岁的父母也在现场,对于儿子的死亡,她要向诊所和相关部门讨一个说法。

据死者谭申贵的侄女谭忠琴介绍,她的叔叔谭申贵今年44岁,6月20日上午,谭申贵还在屯堡乡老家干活,精神状态良好,后来觉得喉咙有些不舒服,以为是咽喉炎发了,赶往州城治疗。当日中午12点多,谭申贵在航空路车站附近的恩运门诊去打吊瓶针。

据同时也在诊所打针的郑某回忆,下午1时左右,谭申贵在诊所打第二瓶吊针时就不舒服了,快打完时,患者开始抽搐,同时伴随着鼻子和口中大量出血。诊所护士迅速拔掉针头,进行了初步抢救,之后拨打了120和110,120急救车赶往现场进行了抢救,但20多分钟之后,患者经抢救无效死亡。随后抵达的110公安民警通知死者家属赶往现场。随后,恩施市卫生局的执法人员也迅速赶往现场,同公安部门一起调查处理此事。

诊所负责人迟迟不肯露面

恩施市卫生局透露,恩运门诊为私人诊所,诊所负责人为齐某,该诊所已经开业多年。

死者侄女谭忠琴介绍,他们之所以守在诊所那里一直不走,就是因为自其叔叔20日死亡之后,就一直无法见到医生本人,死者80多岁的母亲也一直不离开诊所。不过他们表示,6月21日和22日,他们还是见到了该诊所的一名护士和一位中年男子来问询情况,但是并未给出处理意见。6月22日和23日又是周末,相关部门也未上班,他们不知道事情该怎么解决,于是,他们聘请了律师来为他们处理相关事宜。

6月23日下午,致电死者家属委托的湖北施南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宋发辉,宋发辉称诊所负责人自死者死亡之后就一直不出面处理后续事宜,从道义上讲不通。同日还致电诊所门诊招牌上的联系,一直无人接听,20分钟之后,一位自称姓谭的男子回电称,他和诊所医生齐某是亲戚,对整个事情很是清楚,他们也在等待相应的检验结果出来,如果是他们的他们绝不推脱。

6月24日,死者亲属前往恩施市卫生局,希望了解相关处理情况,恩施市卫生局一位姓邓的负责人表示,卫生部门对于医患纠纷是积极协助,有一套具体的程序和流程,目前还在等待公安部门对死者进行尸检,只有公安部门的尸检结果出来之后,确定是否为投毒、凶杀等刑事案件,如果是刑事案件,检察机关将要介入。如果不是刑事案件,只是一个民事案件的话,那么医患双方将有多种途径处理该事件,可以通过协商处理或者走司法程序,卫生部门将根据不同的处理方式来进行协助。

这样,死者家属就继续等待公安部门的尸检报告,期间,诊所负责人一直未路面,直到6月26日,公安部门的尸检报告出来,时隔一个星期,诊所负责人才出面。

双方达成16万元赔偿协议

6月26日,公安部门的尸检报告出来,排除凶杀和投毒因素。

6月26日上午9时,死者家属10余人前往小渡船派出所,他们要了解鉴定结果,同时也想在公安部门的协助下尽早处理后续事宜。随后,恩施市卫生局的执法人员以及律师宋发辉也赶到现场,卫生部门同时也将诊所的负责人齐某召集到派出所。

“我首先对死者和死者的家属表示歉意,这是一件人所不愿的事情。”齐某说道。

律师宋发辉表示,死者在诊所死亡,尸检结果排除了诊所负责人的刑事,但是还是要负民事,对于诊所承担什么样的民事以及大小,还需要对诊所给死者输液时的药剂进行检测。如果检测药剂,还需要启动司法程序。

死者家属和诊所双方都希望尽早处理此事,决定在公安、卫生部门和律师的调解下,协商处理此事。经过协商,双方终达成赔偿协议,由诊所一次性赔付死者家属16万元,同时由诊所方负责死者在殡仪馆的相关费用。

(络:胡成冞)

来源:恩施晚报

八卦消痛丹
弹性柱销联轴器
拆分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