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

安妮宝贝将写新小说透露自己不看电视不看报

2019-06-08 07:11: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经血不畅痛经吃什么药
经前小腹胀痛如何治
经前吃什么预防痛经

2013年伊始,畅销书作家安妮宝贝就为读者贡献了两本作品,包括随笔集《眠空》以及作者与藏书家韦力跨界合作的《古书之美》,前者保持了安妮宝贝一贯的空灵与自省的特色,而后者则是她首次转身为传统文化的推手,向读者倾心普及古籍常识、阐述古籍美学、反思文化传承。

近日,晶报就新书、写作以及生活等方面,专访了安妮宝贝。她依然不习惯面对面的采访,而是认真地用邮件的形式,回答了的各种提问。

“生活和工作我区分得很清楚”

晶报:你是不习惯跟陌生人面对面或者吗?哪怕是要采访你的?为什么?

安妮宝贝:我觉得见不同的人比较耗费彼此的时间精力。回邮件比较有效率。

晶报:在我看来,与同时代的作家相比,你是一位不向世俗妥协的作家,比如,拒绝新书出版不得不进行的签名售书、读者见面会等活动,等等。关于这一点,你的态度是怎样的?

安妮宝贝:我写了十多年的书,已经有一批固定的读者,彼此的关系有内心深深的联接,不需要这些形式上的东西了。作者与读者之间应该有一定距离,以文字来互相交会就足够了。

晶报:你对作家明星化持有怎样的态度,成名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因为在大众媒体上,几乎很少看到你本人的照片,读者也几乎很少知道你私人的生活。那么,我的问题是,这种貌似人为的神秘感,对你个人而言,是一种自我保护方式吗?

安妮宝贝:我只是觉得没必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在生活中做些什么。也许一些公众人物喜欢跟别人分享他们的生活,但对我来说,生活和工作是两回事情。我区分得很清楚。

晶报:你对读者好奇吗?比如,是否有在意过他们想要见到你的反应?你理想的与读者的关系是怎样的?

安妮宝贝:不好奇。我们之间的联系是内心层面的,这都是只会意会不可言传的情感。

《眠空》文字部分来自日记

晶报:我是你早的一批粉丝,从2001年开始,几乎买了你所有的书,那本《蔷薇岛屿》伴随我旅行过很多次,非常喜欢。我想问的是,就你个人的写作状态而言,《眠空》这本书与以往的作品相比,区别在哪里?

安妮宝贝:《眠空》是可以用写作的方式给予,给予读者,给予陌生人,给予他们一种可参考的生命体验和领悟。也是我在《自序》中写过的,“我意识到与这个世间,与诸多读者,与从未曾谋面的陌生人之间的一体性。愿意分享我所知所想的一切,即便它微小琐碎,但来自内在的真实与思考。表达和阅读,得以触摸到深处的自己,并相互发生联接和印证。这种印证,有时在我与‘我’之间,有时在我与‘你’之间。他人文字是一种启发、借鉴、对镜自照。它们也会在有感应有因缘的生命之中,播下漂流的小小种子。这是美好的相遇。”这本书的文字大部分来自我的日记和笔记。

晶报:对粉丝而言,你写的每句话可能都非常有共鸣,有感同身受之感,但对一般读者而言 ,可能看这本书的时候会觉得,怎么都是“心灵鸡汤”啊?都是零散的片段的思想的记录。你对此怎么看?

安妮宝贝:我的书只要喜欢的人就喜欢就可以了。其他人的看法怎样我不关心,也无需关心。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都会有自己对一本书的理解和评价。让这些自然发生就可以。

晶报:这本书满足读者好奇的是,你终于写了自己可爱的女儿,而母亲的部分,其实你之前一直都有写过, 但母亲、孩子和你一起旅行的画面,对我们来说还是非常动人的,是什么原因,让你特别愿意和大家分享这个部分的生活和心情的?

安妮宝贝:任何一个写作者,写小说都可以拿出想象力尽情虚构。但散文无可避免要涉及到自己的真性情,这就是散文特有的挑战。以往的散文,我都有写过自己的家人,包括自己的童年记忆,故乡,往事,等等。这些都是一个人生命组成的部分,是不可回避的。

晶报:每一次看你写父亲的话题,都觉得含着很深的情在字句里,我不知道你写的时候是不是每次都会有哽咽之感?至少我读的时候,会在画面感极强的文字里,感受到某种浓烈的爱、无助、伤感以及莫大的失重感。正如你说的,自己身上的某些能量,会因为父亲的离去,而被抽去……

安妮宝贝:这个话题我在几本书里都有提及。每个人的生命里都会有一块重要的记忆。

看淡物质不买名牌

晶报:你日常的一天是怎么安排的?每天固定的写作计划是怎样的?

安妮宝贝:我会写作,散步,练习瑜伽,处理家务。有时看电影,买花,阅读,学习……诸如此类。如果有写作的计划,我会拨出时间专门集中完成。

晶报:如果以年为单位的话,你会给自己设定目标吗?

安妮宝贝:我没有目标。我每年会有几件自己确定想做的大的事情,基本是在写作、旅行、学习的内容上。

晶报:这么多年来,你觉得自己有哪些好的习惯坚持下来了?

安妮宝贝:保持行走,保持阅读,保持思考,保持观察,保持觉知,保持记录。

晶报:你会看固定的哪些杂志?会关心哪些影视剧?火的电影或者电视剧你会立刻追看吗?

安妮宝贝:不看报纸,看两三本文艺类摄影方面的杂志。不看电视。

晶报:在你想倾诉的时候,除了写作,你还会做些什么?

安妮宝贝:我没有什么需要倾诉的。写作对我来说,也不是倾诉,是一种思考和记录的过程。

晶报:就你的写作而言,你之前的文字貌似自传性的部分比较多,你在写作、旅行中寻找自我,很有青春期叛逆之感,而近几年的文字呢,则淡定平和许多,你觉得这十年来,你内心经历的改变表现在哪里?

安妮宝贝:早期作品,如同《告别薇安》、《八月未央》在创作上对我来说,基本上如同是一种写作的准备,一种练习,能挑出来的瑕疵不少,但内在的激情也比较受年轻读者的欢迎。《莲花》开始,写作应该是真正的成熟了,有一些理想主义和颓废的色彩在,但开始思考很多问题。《春宴》是我至今所写过的应该是的作品,但遭受误解比较多,一些人读不出它内在蕴藏的种种表达。《春宴》之后,觉得自己走到了更宽的路上。

晶报:我非常喜欢你在穿衣打扮以及待人接物上的某种形式感,比如爱棉麻,喜刺绣,见朋友会送花,或者有朋友次见面送花给你,你也是感动惊喜。还有,与朋友吃饭喝茶,你自己也是表现的很是隆重其事颇有仪式感,对此,你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安妮宝贝:我觉得人应该慎重专注地对待一些事物,这会培养自己的恭敬和端正的心绪。

晶报:年龄对你来说会有压力吗?你会做哪些对抗时光老去的事情?

安妮宝贝:没有压力。但会有一些急迫感,想抓紧时间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晶报:发现你非常喜欢独自散步或者跑步,这对你是健身方法还是整理自我内心的方法?

安妮宝贝:我有时跑步,有时散步和做瑜伽,爬山也是喜欢的。

晶报:你对物质的欲望有强过的时候吗?比如,会买名牌衣服和包包吗?因为从你的文字里,你貌似对这些很无感的样子?

安妮宝贝:我对物质欲望没有太多兴趣。不买名牌。

多次采访写成《古书之美》

晶报:《古书之美》是你与藏书家韦力就古书的方方面面进行对话,你们一起下江南寻访已被历史湮没的古代藏书楼,有采访,有真人实录,为读者回顾古书百年嬗变的历史。那么,能否谈下你们合作的缘由?

安妮宝贝:我比较习惯做采访,也喜欢做采访。古书属于传统文化的范畴,现在的人关注或了解不多,所以推广这个内容,让他们有所接触,很有必要。我自2011年秋天开始,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与韦力进行了多次对谈,录音文字达三十万字之多,精简整理成五万多字,所谈话题不仅有“藏书,古书形态、古代用纸、藏书印、善本”等涉及古书的内容,还有韦力自己所发生的故事,

晶报:这样一本书,可能会比较小众,但意义重大。你对此产生热情及动力的原因,是什么呢?

安妮宝贝:美的珍贵的事物,应该推广。即便接受的人少,但这个事情值得做。

晶报:你自己的藏书量有多少?收藏的方向是怎样的?你的私人阅读受哪些作家的影响比较大?

安妮宝贝:我阅读哲学、艺术、心理学和宗教方面的书比较多。基本不看当代作品,小说也不太阅读了。

晶报:我发现你对有历史感的物品热情度很高,比如瓷器,比如刺绣,比如古式家具,等等。我想知道的是, 你对这些有岁月感的东西,为什么如此沉醉?

安妮宝贝:天性里我对旧的老式的事物都有一种热爱。

新一年会写新小说

晶报:接下来在写作上会有哪些计划?

安妮宝贝:会写新的小说。如果有好的选题,也会做专题采访。

晶报:很多人表示你是散文的写作高手,但就小说的驾控能力而言,似乎尚欠火候,你对此怎么看?

安妮宝贝:每个人都会有他们自己的评价。有些读者喜欢我的小说胜于散文。

晶报:其实你的文字画面感非常强,有想过将自己的作品改编成电影吗?如果会的话,个会选择哪部作品?

安妮宝贝:这个顺其自然就可以,如果有比较合适的制作对象出现,当然可以。

晶报:你对中国当下的严肃文学创作有哪些观察?

安妮宝贝:我对当下的文学没有太大兴趣,没太多观察,没有看法。

晶报:众所周知,你是时常登陆畅销作家排行榜前列的作家,你对“写作致富”这件事看法如何?

安妮宝贝:致富跟写作之间没有联系。没有人可以专门以致富目的去写作,他即便想也实现不了。这种评价体系本身也有问题。

曝莱纳德伤势在医学角度已康复但他决定不复出
观点中超保级战像自助餐比的不是饭量而是心情
香港科技大学实验室化学品泄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