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杭州公交车起火救援现场军人用灭火器砸窗热

2018-12-03 16:34:08

杭州公交车起火救援现场:军人用灭火器砸窗,热点资讯,

危急时刻,有很多人自发加入了救援队伍。他们中有的用光了摊位上本来在卖的矿泉水,有的拿起身边能用的硬物奋力砸开车窗救出被困乘客,有的用自己的私家车一次次把伤员往医院送……

意外和眼泪是现实,善良和温暖也是现实。

由于自发参与救援的人很多,我们无法一一采访到每一个人。我们采访到的只是其中的几位。

每一个在现场出过力气的人,都值得我们点赞。

有位路过的友刚好拍下了现场救人的视频。扫右下角二维码,关注本报点兵点将点ASIR,回复“视频”即可收看。

用灭火器砸开车窗

抱出那个孩子时心都碎了

●李堂涛,33岁,陕西人,在笕桥机场工作,是名军人。

李堂涛不高,1米7多一点,圆脸,胖嘟嘟的。

昨天下午5点多,他和妻子爬完山,正从西湖边走到东坡路附近。

“那辆公交车冒出黑烟,还有明火。我就距离那车50米,什么也没想就跑了过去,火真的很大很大。”车里的人救了出来,满脸是汗的李堂涛大口地喘着气,淡色的T恤上留下了斑斑血迹。

“车里情况太惨了。烟很大,但是能看清楚很多人都扒在车窗处大声地喊着‘救命’。我看到路过的车子里有灭火器,马上拿起来,就直接往车窗玻璃上砸。”李堂涛说,玻璃碎了,不少皮肤已经被灼伤的人伸出手,探出车窗,“我过去拉他们,又不敢用力。一个窗口上,救出来了7、8人,不少人还能走,有些人的头发、眉毛都烧没了,衣服也都是不完整的。”

李堂涛描述了一个细节,很揪人心:“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又往车里看了一眼,从那扇碎掉的车窗里,探出一个小男孩的头,小男孩倒在座位底下,直着身子,伸长了脖子往外看,我当时把他抱了出来。我抱着他,胳膊都不敢动,一动他身上的皮就会掉下来。全身烧得发烫,起皮了。”

他想送孩子去医院,小跑了200多米,一辆出租车停了下,让他们上车。“突然我听到一句:‘等等我,这是我儿子。他七岁。’”李堂涛说,他看到这位父亲表情木讷,彻底懵了。

救援基本结束时,李堂涛突然吐了,他说头晕得厉害,好像血压升得很高。

李堂涛去了浙医二院,医生说李堂涛因为长时间靠近大火现场,吸了不少浓烟,呼吸道被灼伤,必须通过吸氧和输液进行治疗。

他拿着U型锁猛砸窗户

大家都在叫着“快!快!快!”

●王磊,39岁,公羊队城市应急救援队的队员

王磊1米8多的大个子,挺壮实。

“下午,我原本是去小营社区参加公益活动的,穿了队服骑电动车从城西的家里出来,5点零一点,刚巧路过东坡路。”王磊说,骑到那辆出事的公交车边,他一眼就看见有个人站在车边,焦急而用力地砸车前端的一扇窗户。再仔细一看,他发现这个人穿了公交制服,像公交车司机。

“然后,我看见车中段的位置有明火。”更让王磊心惊的是,车上有许多的乘客,用手,都在用力地拍打着车窗!王磊马上反应过来:车上着火了,救人!

他来不及多想,手边也只有自己电动车的U型锁。这个金属疙瘩很重。“我拿着U型锁就冲向公交车,用力砸倒数第二块窗玻璃。窗玻璃比我想象中要结实,砸得虎口、手腕都开始麻了,后来是玻璃上先出现了一个小洞,后来就跟着这个洞口砸,砸出一个大窟窿。”王磊说,当时有一个路人主动上来,帮他一起砸玻璃。

“有三四个乘客从这个破洞里滚了出来。”王磊想了想,又补充了一下,他想伸手接一下人,都没有机会,“先是一个人从窗户里滚了出来,接着人像潮水一样滚了出来。马上离开车远远的,很害怕,很惊恐。”

他看到身边好多人拿了铁护栏之类的东西,在用力地砸车体上各个位置的车窗玻璃,玻璃砸开就有浓烟冒出来。“大家都在叫,快!快!快!!!还有人拿了灭火器冲过来,好像是附近的商户。”

同样拿U型锁在砸窗的,还有不愿意透露自己名字的康师傅,康师傅在四季青做买卖,昨天带着儿子去西湖边玩。事发时一家三口骑着电动车在西湖边转悠。

“车子后门开着,有个人躺在门口,下半身在车里,上半身仰在车外,身上有火。车子中间位置有火,前面和后面没什么火。”康师傅说,他看到,有两个人想抬起“安全施工”的牌子砸窗,可是没有抬动,“我拿起电动车的U型车锁,冲过去,敲破一扇车窗玻璃,再敲第二扇,第三扇……”

他听到有人喊了句“车要爆炸了”,大伙吓得跑开了,“但没几秒钟,发现没事,又围了上去救人。”康师傅搂着自己儿子说。

他把电瓶车一扔

接连拖出3个亾

●潘樟友,53岁,生意人,骑车在街边卖莲蓬,有时还卖藕。

潘樟友留着络腮胡,左手臂上一个明显的伤口,冲洗了一遍还能看到血迹。他就住在东坡路上。

“我刚从路口拐过来就看到车子冒烟了,里面的人在喊救命。”潘樟友说,他把电瓶车一扔,顾不上上锁,直接冲向了公交车。这时,有几辆路过的小轿车也停了下来,车里的人取出了小型灭火器。大家一起抡起灭火器拼命砸车窗。

潘樟友说:“开始我手里是个小型灭火器很难砸开车窗,后来有个女车主拿出了半米长的大灭火器,她力气太小举不到窗口位置。我赶紧接过来,往车里猛喷。”

附近单位的保安也拿着水枪赶来一起救火,“我和另外两个路人站在车窗口,连续从车内拖出3个男人。”老潘想起来有点慌,“他们都被烧黑了,上身衣服都烧烂了,根本看不清面孔。一拖出来,放在地上,他们就赶紧跑开了。”

车里的人都被揪出来之后,潘樟友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是血和灰,手臂被车窗划出两道深深的血口。

一路按喇叭、逆向行驶、闯红灯

二十分钟把伤员送到市一

●杨涛,30多岁,私家车主。王维,两个孩子的妈妈,私家车主。

事发时杨涛开车去办事,经过庆春路。

“我停下来等红绿灯,就排在个,看到整辆公交车都在冒烟,周围很多私家车主都停了下来,把自己车上的灭火器拿出来上去帮忙。”杨涛也顾不上遵守交通规则,直接开过路口停了下来。“正好我看到一对母女,就让她们上了车,要送他们去医院。”

透过后视镜看到,他看到妈妈腰部以下都被烧伤,衣裤都被烧坏了;女儿6、7岁的样子,后背大部分灼伤,一直在哭。

“我只会说:‘不要紧张,很快就到医院了。’”后来杨涛知道,这是一对来杭州游玩的上海游客。

他跟年轻的妈妈要到对方丈夫的,通知还在上海的丈夫赶紧到杭州。“花了十几分钟赶到了医院,我还看到不少出租车也把伤者送到了医院。”

同样,停车救援的还有当时正准备回家的王维。“我从东坡路由南往北开,能看到公交车上的烟了,这个时候有两个人来敲我的车窗。”王维说,是对老夫妻,男子伤得很厉害满脸都黑了,眼睛血红,眼白都看不出了,“我打开车门,让他们上车。”王维说,她在余杭阿里巴巴上班,不认识去医院的路,“还好两个老人认路,让我往东就往东,左拐就左拐。我就是一路按喇叭,在车里喊,让开让开,也不知道有人听到没有。”

还好,二十多分钟,把人送到了市一。逆向行驶、闯红灯,能犯的交通规则王维都犯了。 (感谢报料人杨先生)

盐酸
氟碳铝单板
铃铛饰品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