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那一年母亲

2018-09-15 11:24:32

那一年,一年级小班开学的时候,我背着母亲给我缝的粉色小书包,母亲说粉色代表温馨,也代表阳刚中的柔美;小书包中装着一百根高粱穗杆制作的算数小棒,母亲说算数小棒代表我数数的天分,也代表我进步的能力,母亲背着我,一路说教般把我背到了学校……

那一年,初中寒假补习的时候,外面下着大雪,母亲步行二十多里给我送来了我一直想要的复读机,接过复读机,我转身头也不回的跑进了教室,后来得知,母亲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滑进了沟里,腿被树根划伤了……

那一年,高三奋战的时候,深秋时节,母亲一个人在家打点菜园子,菜园子里的菜很多,母亲每天清晨都会拉着平板车去集市上卖菜,为了卖更高的价格,母亲戴着月光摘菜,披着星晨而起,拉着一平板车的菜走上三十多里的路途,只为给上学的我与弟弟多一点生活费,给在外的父亲减轻些生活的负担。那个时候好不容易周末在家,每次午饭都是母亲从集市上赶回来,下午三点多才做的,吃完饭,母亲又开始了新的摘菜工作……

那一年,在上大一的时候,有一次我的生活费中多了母亲“跪出来”的两百元,那是秋收的时候,母亲提前会给同乡的人家收割豆子,母亲的腰长时间蹲着会疼痛得厉害,所以母亲就穿着厚点的裤子跪着割豆子向前移动,一跪就是一天的两亩地,两百元!母亲整整跪着割了两天的豆子,那一年回家,我询问母亲:“妈!你腰不好,干嘛那么辛苦得去割那些豆子!”“在家没事嘛!自家的豆子还没有成熟,给你挣些生活费,让你爸轻松点!也让你吃得好一点!”母亲的回答让泪眼模糊的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那一年,工作回家的时候,由于道路坑洼,客车不便通行,技术不佳的母亲骑着电动三轮车来接我,天气很冷,我坐在车上,第一次仔细的看到母亲的头发多数变白了,那种白触动了我的心灵,寄寓了多少生活的辛劳与子爱;那一天,我第一次给母亲买了礼物—一双粉色的棉手套,希望母亲在这个冬天暖暖的;那一次,自长大以来我第一次摸了母亲的手,粗糙、暗淡,早已没有了儿时牵的那双手,岁月带走了一切……

辐射检测仪
无锡各类摩托配件
世纪豪庭三期四居室户型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