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温州金融风波下延倾力化两链护县域金融健康

2018-10-30 11:58:10

温州金融风波下延 倾力化“两链”护县域金融健康

中新温州6月14日电(见习倪晨琪)“2007、2008年的时候那里有好项目就去那里,全社会融资便利,几千万的投资都出去了。2013年利息付不上了,又受互保联保的影响,资金链也断裂。这两年花尽所有力气渡过难关,填补缺口,但这代价实在太大。”温州宏达激光总经理陈绍杆回忆起金融风波对企业的影响,至今感慨万千。

2011年温州金融风波,像陈绍杆一样经历“疯狂”投资,金融风波和“两链”危机的企业家在温州或苍南很多。而像陈一样能慢慢走出危机的却不多。

浙江省苍南县副县长陈国苗向中新表示,温州金融风波对苍南的影响是比较大,目前苍南总体的金融市场环境是有序可控,在依法可控范围内处理一些事件。“苍南也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十大举措’化金融风波影响,力促实体经济发展。”

投资过度加互保实体经济受创

“当年在安徽和上海都有上千万的投资,社会融资便利,月息3分,5分都有。银行都直接上门给你借钱,没抵押就互保,签字就可。你可以想象当时社会逐利有多疯狂。”陈绍杆向回忆。

宏达激光是当年苍南或温州企业的缩影。走访发现,多数如今深陷“两链”影响,经营不善的企业多是因为投资过度,或受互保联保牵连。若专注实业,企业也没有大问题。

像陈一样的企业,现在面临的不仅仅是债务压力,金融风波的影响更是影响了其后续发展的诸多环节。

“现在是融资困难,民间借贷已经很难,银行不抽贷不压贷就已经很好;而担保链的影响还在继续,用了政府的应急转贷资金就被银行列为关注类企业;企业管理较好,主业正常也不能上新三板融资,因为还在担保圈里。”陈绍杆也很苦恼。

陈绍杆表示,政府的应急转贷资金不得不用,危机时也只有这个外部资金来源,现在只能靠自己的主业赚钱以及变卖相关资产来充裕流动资金。

和陈绍杆一样,浙江盛高工艺品公司也因受到担保链的影响而赔付了几千万的担保金。

盛高总经理金加罗告诉,当年银行放款松再加上朋友关系好,借就借了,担保也就签字了,没想到后来环境大变,周边企业都撑不住,因担保而赔付的几千万对企业的伤害还是很大。“而且以前供应商3个月一结,现在一个月一结,有些甚至要现金,企业经营资金成本不断提高。”

“这两年是恐慌的,自己有时候都有点麻木了。清醒过来只能先做好自己的主业,虽然公司的主业是劳动密集型,但主要销往海外市场,这几年销量也是增长状态。但当年这一弄学费太大,也告诉自己一定要有防患意识。”金加罗说道。

根据苍南县金融办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苍南出险企业51家,其中转入正常经营的14家,占27.45%;转入破产清算和重组的企业24家,立案查处55起逃废债案件,不良贷款率3.33%,低于温州市平均水平,风险目前处在可控范围。

苍南经信局相关负责人向表示,苍南以传统制造为主,老板很多草根创业出身,风险防患意识较差,现在转型升级风险也很大,再加上金融风波的影响,中小企业生存比较困难。

“现在中小企业面临的形势不是很好,但整体局面仍可控。政府也蛮为难,先保护好主业好的企业,实在不行的就放下。”该负责人说道。

增加融资抵押物应急转贷助力

面对骤然吃紧的经济运行局面和集中出险的企业资金链、担保链问题,苍南根据实际情况,早防范、早介入、早控制,采取了系统化、多途径、求实效的十大举措,全力化解企业“两链”风险。

“我们不回避问题,苍南也正在化解金融问题。苍南现在的问题之一就是实体经济。苍南政府也高度重视,在协调管理的同时,根据苍南企业的实际问题,出台相关举措,上保护企业,保障社会公平正义。”陈国苗告诉。

“如何切断担保链是当前困局的核心难点”。陈国苗介绍,经调研,发现全县100多家工业企业建成300万平方米以上未办结房产证的厂房,如能补办房产证形成抵押物而替代担保,可以实现“釜底抽薪”,有效切断有关企业的担保链。

据悉,苍南县长自任组长组建工业企业补办房产证领导小组,把补办房产证作为当前核心工作来抓,抽调经信、住建、消防、审管等有关部门骨干力量12人集中办公,进行集中受理、联合踏勘、集中协调、强力推进。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苍南县共已集中收件138家,其中,已办结房产证62家,联合踏勘企业138家,办结房产证面积88.5万平方米,有关工作正在紧锣密鼓推进,有望新增融资抵押物30亿元以上。

陈国苗也表示,此外政府应急转贷资金也得到了较好运用。“我们主动引导有困难企业使用该资金,加快资金流转,限度地发挥转贷资金的功效,帮助一批市场前景好、主业稳定的企业渡过难关。也支持行业协会成立互助基金,引导会员企业互助自救。”

数据显示,苍南县财政应急转贷资金目前规模增加到1亿元,2014年已发放转贷资金144笔共计金额16.62亿元,为60家企业解决了还贷资金周转问题。2015年月份已累计发放转贷资金136笔,共计金额134253万元,为65家企业解决了资金周转问题。

同时,苍南2012年成立风险化解处置办,集中力量应对“两链”风险。出台《苍南县政银企会商制度》,向困难企业派驻政银企会商小组。从而实现了政、银、企、法四方联动、沟通协作的工作机制。

此外,注重发挥各级商会、协会的民间协调力量,使一批债务纠纷得以在民间化解。企业出险后,时间介入、协调、处置,在“两链”问题高发的情况下,保持了较平稳的经济社会发展局面。

宏达激光陈绍杆对此感受深刻,“经历了金融风波的学费是巨大的,政府的应急转贷资金是当时的资金来源,一年近2000多万资金陆续给到企业,缓解企业燃眉之急。同时政府在协调银企方面也是有一定成效的。稳住了有前景企业的发展。”

苍南金融班主任黄建华向表示,温州企业投资意愿强,当年的担保优势现在变成了负担。受其影响,目前企业融资渠道窄,政府也在探索打通社会融资的路径,引导民间资本进实体,也打造更多的服务平台,让企业融资有更多选择。

政银企共进退护金融环境健康

温州及浙江各地中小企业因为受金融风波及担保互保影响而产生的矛盾纠纷不绝于耳,其中敏感的则是“银企”这对关系。

苍南,温州金融风波的后发之地,银企关系也倍受关注。

走访了解,诸多中小企业表示,当年资金充裕的那几年,银行放款宽松,有些客户经理甚至上门“推销”。

“如今,整体经济下行,银行不良上升,苍南银行业也受影响。受外部环境影响,利润空间压缩,今年也是比较困难。银行和政府签订协议,承诺不抽贷不压贷,也在重点帮扶企业。”浙江苍南农商行副行长林佳立向说道。

林佳立介绍,为应对中小企业深陷互保联保困局,该行推出了个人担保,股权担保等形式化解担保危机。同时与农信担保公司合作,实行授信期限弹性管理等,创新渠道帮助中小企业上走出危机。

“金融风波打破了社会的原有的诚信体系,我们也在苍南农村全力推行电子档案建设系统,从农村出发助推苍南整体的信用体系建设,建立健全金融生态环境。”林佳立说道。

和林佳立感受类似的还有苍南县副县长陈国苗。在陈国苗看来,银企各有苦衷也有矛盾。“苍南银企关系也紧张,但目前也还是可以调和。相比之前,银行现在稍微宽松,支持新兴企业,金融环境在优化。”

“政府就是一个调和作用,双方都要鼓励。目前银企也出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而这种微妙的平衡正是大家都乐于看到的,给双方一定的时间,以时间换空间,对双方都有好处。”陈国苗说道。

资料显示,苍南出台助企强工和企业分类帮扶系列政策,协调在苍银行签署“同进共退”同业公约,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去年全年银行业新增人民币贷款42.25亿元,化解不良贷款8.4亿元,不良贷款率3.24%,金融整体运行较为平稳。

同时,2014年末,全县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余额为614.19亿元,同比增长7.4%;其中短期贷款余额为462.07亿元,同比下降0.8%,占总贷款余额的75.2%;中长期贷款余额142.89亿元,比年初增长39.7%,高于贷款平均增幅32.3个百分点。

对于数据,苍南县金融办主任黄建华表示,部分的银企关系紧张还是有的,但贷款的增长需求表明苍南企业需求还是有的,对企业及金融的后续发展还是有信心。

“整体的恢复需要一个过渡期,也希望银行,法院给企业宽容期。企业自身也要努力,靠自身力量度过难关。后期我们也将鼓励企业走资本市场之路,拓展融资渠道,也建立有官方背景的担保公司,更好更快地缓解‘两链’风波。”黄建华说道。(完)

原标题:温州金融风波下延倾力化“两链”护县域金融健康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酪朊酸钠批发
兄弟装饰
河北玻璃棉卷毡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