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很好你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成功引起了我2019iyiou

2019-05-14 18:04: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帝吧出征FB事件,标志社群的壮大,从小众走向世界。社群也已经臭大街了,但在没有更好的概念之前,还是用它。加上同期的诸多事迹,也标志互联20年来的发展告一段落。未来,不确定时间,社群将囊括整个社会。在这两个时代之间,互联业可能会陷入长期停滞。

不想搅和政治口水,但要限度地说明问题,需要和之前的络公共语境对比,就难免涉及相关元素。让我们尽量淡化,采用各种婉转的说法,窄化、限制在传播和互联的角度。勿谓言之不预。(唉呀,我预感要被公知挂了。)

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却不得不和我一同建设特色社会主义的样子

国内的互联语境,继承传统、泛政治化,也继承其分裂。公共议题活跃的群体,自称公共知识分子,简称公知,可追溯到法国启蒙运动。公知致力于构建想象共同体,认同政治,这不展开论述,可见本尼迪克特著作《想象的共同体》(以下简称想共体)。

构建想共体,是用传播动员群众。传播,就是把核心想象简单化再重复化,给受众制造深刻的印象。这是门科学,也是艺术。详见《定位》和《品牌洗脑》。

传播没有门槛,但上段难。近一个高中肄业生在知乎诈骗了几十万。在知乎啊,太讽刺了。这人有传播的天份,可惜没有用在正道。公知传播也很专业,两个盛产公知的职业:媒体和律师,媒体就是传播,律师是说服的工作。

重复化的实践,叫议题操作。先选择素材,主要是,短期记忆强烈,也可以是历史事件或学术命题,有权威性。选择的标准,素材本身的逻辑并不重要,有则放大,无则加勉,重要的是,直观感受是否容易联系预设的结论:公共部门的合法性。这样的标准,也会选择伪造素材。但经过整改和多起诉讼,伪造行为已经大为收敛。

这个标准,体现了传播的原则:形式大于内容,诉求又大于形式。形式务必新奇多变,但万变不离其宗。袋熊吃什么,拉的屎都是方的。也是地图炮。还经常炮打全国人民,要全国人民反思,被称为逆向民族主义。公知的祖师启蒙运动,也曾以想象的中华天朝来否定法国当时的体制。

反者道之动,很快出现了反对派,被公知称为“五毛”,又衍生出“自带干粮五毛”的标签,以下统称“自干五”。公知在哪里进攻,自干五就在哪里反击、成为微博上一道独特的风景。当然,双方都明白,不可能说服,或用别的什么方式,消灭对方,仍然乐此不疲,早已经超越较劲,传播主要针对中间派,沉默的大多数,特别是年轻人。争夺年轻人,就是在争夺未来。

这场混战难以名状,我们只讨论传播战。双方立场针对,传播策略却错位,看上去激烈,正面交锋其实很少。又分两层:围绕议题的攻防和相互的人身攻击。

自干五一般不会顺着公知的思路,去讨论价值问题,而是转换成技术问题,技术“打脸”,啪啪。特别发展“钓鱼”战术,将计就计,伪造投公知所好的素材,预伏破绽,诱使其操作议题,再揭穿。相应公知也不会顺着自干五的思路,去讨论技术问题。自干五一般不搞想共体,也就不操作议题,公知也不钓鱼。

而是延续议题操作的精神,否定反对派的人格,创造了的五毛标签。五毛的本义不解释,按本义,大多数五毛实际上不是五毛,又衍生出自干五。

从传播的角度,这对标签非常地成功,简单明了、朗朗上口。自干五的行为方式像五毛,这也体现了传播的形式原则。五毛+自带干粮,无死角炮打对方动机。传统斗争艺术与新时代结合,诛心之论。也就从根本上否定了自干五的技术话术。塑造出鲜明的对比,物质追求

vs 精神追求。类似的案例,《纸牌屋》某集,木下夫妇头脑风暴出一个“无组织劳工”的标签。

而自干五的人身攻击,没有形成集中、清晰的策略。常见的,同样延续反议题操作的精神,否定公知的智商。配合微博大环境,这个策略取得一定的成功。大V言多必失,光环黯淡了不少。

早期有自干五以“五美分”反击。对手的模仿,就证明成功。学我者生,像我者死效应,对传播更强烈,这个标签自然没有传播开来。同样大部分公知实际上是自带干粮五美分,但要靠缩写传播,缩写却一样。所以没人往这方面想。

内涵相似的“狗粮”使用稍广。公知李承鹏提过一个“圣奴隶”。这两个标签攻击性太强,指向却不明确。对比五毛+自干五,攻击性不明显,意味深长,特别是后者,有一种“欲得五毛而不得”的贱感,度拿捏地正好。自干五还用过“带路党”。但五毛是关联一个公众熟悉的事物,市场经济充斥付费的文案,国家升平日久,带路却不常见。都不利于传播。

传播技巧高下立判。公知做到了六字真言:聚焦、简单、重复。自干五总是嘲笑公知的智商,但这正是对方的优势:简单重复对传播者和受众的素质要求较低。而技术总是复杂、分散的,难以传播和理解。就像段子,让两岸的小朋友分别抄写“忧郁的台湾乌龟”100遍……传播者还总有卖弄的嫌疑,招致受众反感。

传播有术,但也有限。传播的效能,终取决于组织的效能。共同目标凝聚想共体,而自干五只是一个松散的组合。历史反复证明,前一种组织总是能赢得的胜利。这也是为什么公知选择五毛的标签。甄嬛传里也引用朋党论,小人以利合,必以利散。另一个用滥的术语,降维打击。

早年,两派的前身,已经在散布的论坛各自为战,微博开通后,成为主战场,树起旗帜,自我识别站队。微博初几年,公知主导了几乎所有的公共议题,随着双方的基本盘瓜分殆尽,又以薛某某的倒掉为转折点,经过整改,公知有所收缩,终达成某种均势,就像一战的堑壕战。

“选民”结构就检验了双方的传播效果:公知占据塔尖,少数大V,和塔基,海量低活跃度粉丝,自干五的粉丝数和活跃度介于其间。也是社会的投影。这片神奇的土地,常识比收入还两极分化,图钉形分布。好吧,我反思,我也开地图炮了。

相爱相杀到现在,双方对对手的战术、公知大V的背景(黑历史),都已经相当熟悉。自干五经常提前预测公知的议题操作,以削弱传播的新鲜度。“钓鱼”也玩坏了。现在偶尔放出钓鱼帖,转发的大多是自干五自己人,群嘲“钩太直”。还有钓鱼帖的虚假内容被教学和电视引用,流毒甚广。

在这样的僵局中,突然触发帝吧出征的剧情,就像坦克次出现在战场上的震撼。自干五对他们看似的盟军也不是很了解,但了解他们的对手。果然事发几天来,公知陆续反弹,对帝吧出征各种污名化,但显得没有以前的默契,多少处于懵圈的状态。帝吧并没有直接碾压公知,但冲击了他们的认知。

其中一些,仍然认为这是一次五毛式的行动,对岸还有认为军的,都是无稽之谈。应该会有一些互联公关同仁像我一样盘算,如果让我来搞这么大的项目,需要什么资源、多少预算。无论如何,数字都很可观。

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问题。的问题,FB是客场,不可控,以往就不太友好。投入产出比高度不确定。管理员是系统的神,可以用技术手段,轻松破坏项目投入。事发不久,FB就取消中文注册入口,虽然然并卵。当然,如果能搞成,今后在业界就是个角,但要想在公关行混地久,先得学会管理Boss的期望,细水长流,不能光想整个大。同样适用公共部门的公关人员。

明智些的,认可帝吧出征是自发,但是被“洗脑”了,那比前者高明也有限。如前所述,公知一向重视“启蒙”青年。公知不只是线上传播成功,线下更几乎垄断了所有符号资源。当前国内学术界,特别是经济学等显学,基本照搬西方。效果也非常显著,借用演习的设定红蓝军,改开30多年来,特别是互联10多年来,又特别微博这几年,年轻一代的三观不断蓝移。

但突然更年轻的一代,剧烈地反向运动。根据牛二定律,传播上必然有巨大的输出。这么大,不可能隐藏。有目共睹,这些年来,特别是微博时代,公共部门的传播非常拙劣。近来官微先后跟自干五和小粉红套瓷,都被群众狂喷。专业的络公关在企业界,但我们也越来越有无力感。

公知对传播很敏感,远比公共部门敏感,但什么也没有观察到。这应该是震动他们的地方,假设你是一个CEO,确信竞争对手的现金流马上就要枯竭,却突然得知它账上还有30亿美元,信心一定受到暴击。倒底发生了什么呢?

有趣地是,有一些称之为“小粉红”。帝吧出征前,这个标签在公知圈已经酝酿一段时间,又如法炮制“老粉红”,颇有共识,取代五毛+自干五之势。显示传播环境在起变化。但在我看来,这对标签终将失败。再贴别的,也不会太成功。更会是公知衰落的起点。

很好,你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样子,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李毅吧亦称帝吧、D8,人气旺的贴吧之一。目前成员过2千万,帖数过8亿。在2005年之前,只是个普通的粉丝吧。李毅曾入选国奥、国家队,获末代甲A金靴奖,算不上特别突出,但个人风格鲜明、口无遮拦。在当年5月25日亚冠赛后采访中自诩:“我的护球像亨利”,遭到全国球迷的群嘲,亨利尊称“亨利大帝”,相应戏称“李毅大帝”,故名帝吧。自此引爆帝吧的人气。

同一年,湖南卫视的超女节目爆发,贴吧在粉丝拉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名李宇春的贴吧人气也旺。关于这个话题,安利一下旧作《小众娱乐》、《组织是平的》和《贴吧规律》。两大强吧渐生嫌隙,帝吧于2007年6月21日爆了玉米吧,惊动百度官方,系统设定先审后发。自此一发不可收拾,又先后联合外吧爆过杨丞琳,东方神起、NBA等吧。就像两大强吧必有一战,帝吧早晚也会出征FB,“因为它在那里”。这次周子瑜事件和对岸的舆情提供了机会。

小粉红出自晋江文学论坛。晋江是面向女性读作者的小说站。主站配色为绿,论坛配色粉红,故名绿晋江和粉晋江。部分小说涉及时政元素,论坛流行耽美文化,包括将时政萌化的内容。沿该方向,分裂出一个群体,转进其它论坛、微博,很有攻击性,被称为晋江忧国少女团或小粉红。通过ID“大咕咕鸡”挂小粉红、小粉红上求助等事件,逐渐为全所知。

可知帝吧和小粉红完全在两个位面,既不小,也不粉红。发表情包的主力,确实是年轻人,但帝吧成员至少有十几岁的跨度,且以男性为主。一定要找和小粉红的共性,都是社群的产物。

11年前李毅的得瑟,激活了帝吧,但谁也不可能预料这个结果。没有这个人这句话,还会有别的什么,互联发展到那时,某种趋势已经准备好。球迷们自己涌进帝吧。因为这个缘起,也热衷“黑”和“自黑”。爆吧也是意外的产物。但帝吧并不只有这三个点。

足球加调侃不是生活的全部,每个人都把自己更多的兴趣带进帝吧。帝吧2000万众,样本足够大,基本覆盖了全体男性国民的全部爱好,只是这三个点权重和曝光而已。也包括时政的点。政治、军事和足球是同一级别的男性爱好。体育赛事多以国家为主体,容易移情至爱国。这很普世,马拉多纳拯救了马岛战败的阿根廷。而中国国足长期表现欠佳,被国民问候全家。

同理,小粉红起源的耽美文化,更大的母体ACG(动漫、游戏),包罗万象,有广大的群众基础。耽美的受众以女性为主,也会交流ACG以外的点。号称“喜欢耽美的妹子,理应更有文化。”但随着小粉红的出走,显然已经退化成想共体。

对于公知,小粉丝是一种新型的敌人。自干五专门反公知,打击,而小粉红并不特别针对公知,至少目前没有观察到当面掐,也开地图炮,打全国人民。小粉红还没有操作议题,可能只是时间问题。她们是公知的镜像,左右相反。

五毛和自干五都是公知起的。而小粉红是躺枪的中间群众起的,然后传到公知圈被接受。只有老粉红是公知起的。小粉红还没毕业,由家长养,显然不是五毛,但符合自干五的定义,为什么不沿用这个标签呢?

可能一方面,小粉红已经叫开了,另一方面,也契合公知的取向。小而粉红,蕴含无知少女的意味。公知圈盛产怪蜀黍、直男癌,有居高临下的优越感,也有一种口头猥亵的快感。有趣地是,前一种角度,也正是自干五看公知的角度:智商硬伤。上述种种,公知实际上已经开始边缘化。

然后帝吧横空出世,又是一种新的类型。但公知出于无知的惯性,仍然将其归入小粉红。帝吧更老练,被小粉红的退化和幼稚掩盖的变化,终于暴露出来。

公知目前能感受到的,是帝吧的影响力。一直以来,公知的声量是的,甚至经常压倒公共部门。但帝吧在客场短期的爆发力,竟然高出几个数量级。在自己得意的领域被秒杀,受挫感是的。

公知在塑造群众的想象之前,先塑造了自己的,所以对社群倍感困惑,百撕不得骑姐。当然有生活经验:球迷人数众多,上流行黑,但按他们的三观,这些点都是割裂的。不能和想象的帝吧小粉红联系起来,不能理解其爆发力,是在这些点积蓄和转移过来的。

有趣地是,李承鹏是把足球名记的影响力在公共领域变现,成为公知的。某种程度也体现社群的精神,但也退化成想同体。帝吧应该也有不少李早年的读者。多年以后,以这种方式交会,缘份真是奇妙。

如果正面交锋,胜负可知。这倒不用担心,帝吧并不会来殴公知。以爆吧史为鉴,他们并没有构成帝吧公敌的条件。但对公知,真正的威胁来自帝吧的模式。

社群已经有至少一个半案例,应该还有没曝光的,早晚成为主流。实际上很大一部分自干五是历史粉,也有社群的雏形,只是规模相对小,关注的重点也难以和自干五区分。社群的冲击,仍然从议题操作和人身攻击两面来分析。

社群不专注时政,更不会紧跟公知的议题,何时激活时政点,有较大的随机性,混沌。当介入时政时,就像这次,影响力之大,公知又不能不回应。公知长于文字,但互联逐步发展出一种超文本符号集,表情包是其中一类。ACG文化也贡献了很多元素。形式普大喜奔,比纯文本更具冲击力,科普更直观。自干五也一直在借鉴。总之,攻守之势异也。

同理,社群的多面性,社群间的巨大差异,也不能像公知给自己和自干五那样,贴一张标签 。也不可能给每个社群定制一张,势必损害传播的效率。

重要的,想共体开始走下坡路。在一辆逆行车看来,所有车在逆行。公知以自己为参照系,观察到新生代在大幅红移,其实是蓝移在收缩。

智之如目,能见百步之外,而不能自见其睫。公知广泛吸收各种反极化的思想资源,特别控诉某种理论实践极化。但这是所有想共体的通病和宿命,靠传播动员受众,内在决定,将某点凌驾于其余,有如十诫句。也就没有什么能制约它。公知也不能例外,五十步笑百步,特别讽刺地是,“反极化想象共同体的极化”。

想共体模式下,传播者和受众截然分开,受众顾名思义,本质是消极的。尽管如此,它贯穿了整个历史,是因为技术的局限。在互联之前的信息系统,都是单中心。安利一下旧作《自媒体长姿势》。人类准备核战,开发出多中心的互联。终孕育社群,涵盖全体全部的关注点,信源和受众一体,是积极的。这就是为什么,帝吧的传播效能远强于公知。

多点的互动,制约单点极化。如同晋江论坛驱逐小粉红,帝吧爽过了,应该一段时间,都不会再关注相关话题。同样作用于蓝移。早年的蓝移,其实是红移收缩。本是同根生,过犹不及,然后蓝移越过了平衡点,经早期互联的催发,变本加厉。如今随着社群的演进,又往回摆。但同样的机制,不会像公知误解的那样,无限运动下去。

过犹不及,有过的局部收缩,就有不及的局部扩张。2015年7月,郜艳敏的命运引起全声讨。此事有两个“反常”之处:它不是,近的报道在两年前。其次,这事没跑是政府的。明明送分题,公知圈却保持沉默。你说这个舆论是红是蓝,公知是真是假?

帝吧没有直接打击公知,而是打击了他们想象的源泉。公知圈,包括很多年轻公知,仍然对新生代傲慢,或痛心疾首,隐含无知的傲慢。尽管在新生代也有所斩获,贴吧有帝吧也有纳吧,但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越来越早地加入社群。失去年轻人,也就失去了未来。也可以理解为降维打击。另一句用滥的装逼金句:毁灭你,与你何干。

总之,预计经过反复地反复,我们的社会,终会稳定在中左某处。不解释。

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和你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

互联业不掺和政治,但应该和公知有另一种唇亡齿寒:我们构筑市场、创造用户的方式,和他们构筑想共体,创造“选民”,是一样一样的:从用户的多元需求选取一点极化,以化生产和传播(营销)效率。也就同样受到社群的威胁。

站在想共体,看不清群众的自组织,同样站在供给侧,也看不清需求侧的变化。至今的互联产业史,以主导应用和企业为界,可以分为门户和BAT时代。以终端为界,分为PC和移动互联。后一种分期接近用户,但仍然不够深入。

早年,在帝吧成形前后,有web

1.0、2.0的说法,这个行业造出的无数短命概念之一。之所以用版本号,而不是贴个随便什么标签,显示业界只是隐约感觉到变化,对其基本面懵懂。如今我们多观察了十年,可知从供给侧观察到的2.0,就是社群暗流涌动。

让我们换到需求侧,观察社群的演进,并对比供给侧的分期。就像传统的买方卖方市场,可以区分出供给侧和需求侧主导的生态。不妨借尸还魂,分别简称为W1(供给侧主导)和W2。

BBS期:

BBS和电邮是早的应用。1996年四通利方站上线,初仅提供Richwin下载和客服,客服论坛歪楼,发展成四通利方论坛。1998年西祠上线,1999年天涯上线。早期用户以IT人为主,基本都是男的。自然地无心插柳,成为互联产业的孵化器,其间也和足球颇有渊源。

1997年11月,中国队冲击世界杯失利,老榕在四通利方体育沙龙发帖《大连金州不相信眼泪》火了,随着纸媒报道传遍全国,是中文论坛个大事件。第二年世界杯期间,四通利方论坛获得笔广告,找到商业模式。当年推出新浪。1999年老榕成立8848(可惜后来攻败垂成。边缘化多年,重新出现在微博上,人却魔征了。终被销号,真是令人感慨……)

同属三大门户的易也有社区基因。但论坛始终商业化有限。整个互联行业的商业模式,以广告为主,沿袭传统媒体。而偏W2的即时通讯,投放效果不佳,腾讯一度打算出售,此事后来成为佳话。都显示出W2与W1模式的不兼容。

在BBS期后期,2002年末,盛大运营《传奇》爆发,游市场启动。腾讯随即通过游,找到商业模式。两个W2应用亲和、双赢。

2003年末百度贴吧上线,为泛主题的BBS。四通利方式的随机歪楼,现在成为制度化的。

BBS期在供给侧对应门户时代,W1商业模式一统天下。

BBS+期:

W2产品并不能马上带来W2人气,需要外部随机刺激。2005年万事俱备,超女PK和李毅得瑟的东风来了。帝吧出征FB的因那时已种下。

同年豆瓣成立,被业界视为web

2.0的典型。其庞杂的产品线,也包括泛主题论坛:豆瓣小组,也有一些热门组。2007年饭否成立。2008年开心成立。皆昙花一现。

BBS+期在供给侧,逐渐转入BAT时代。从供给侧,已经可见W2的商业模式,侵蚀了W1一角。作微观观察,在W1的设定里,开W2的外挂。

实际上BAT都多少有W2基因,腾讯不用说,淘宝C2C,原型是跳蚤市场,商业的社群,百度搜索的原理如果接近Google,代搜索搜关键字,第二代统计页间链接。那也体现社群的精神。

SNS期:2009至今

2009年微博上线,Bilibili上线。2010年知乎上线。2011年腾讯推出、陌陌成立。

B坛和泛B两代,应用和文化都是顺承的,这时却上下都出现了断层。互联问世以后,分出了虚拟和现实两个社会。前者集中特定年龄和职业。从开心开始,逐渐打破这个结界,拉进来很多传统的白领,以往用互联工具,但自外于互联文化。同期MSN衰落,也把白领往上赶。

当微博问世,然后是,给许多工具都没用过的,甚至就是老年人,打开了新的世界。话题人物任志强,1951年生人,曾在微博上回忆,自己如何学会用上微博的。他们这一代,基本没用过PC。这一波新用户,时间上是社群第三代,文化上却是-1代,前互联文化。从1990年代直接穿越到2010年代。

上世纪中国激进的现代化,割裂成现代和传统两个社会,延续至今。加上互联是三个时空,甚至从16世纪直接穿越到21世纪。长辈加号,都让小辈很无语。还有吐槽:“上会遇到很多认识的傻x,上微博会遇到很多不认识的傻x

。”都是文化冲突。

现代化的核心,就是构建想共体。改开后,渐渐出现了对立的想共体,《河殇》是用电视媒体搞逆向民族主义。之后顺理成章搬到了上。

微博、文化是

-1代,知乎的架构、陌陌的气质,接近第2代,B站是纯第3代。2、3代之间也出现某种代沟、结界。作为一只从BBS时代,努力紧跟前沿的老东西,天堂叔还没搞清楚,这个结界倒底有多大。帝吧里泛B一代和B站一代就很和谐。而公知和帝吧之间,代沟简直深不见底,整整差了三代。

从伏尔泰开始,用想象完美的彼乡来否定此乡。公知常用的彼乡之一是对岸。但反课纲运动中,“阿祖自愿慰安妇”之说,太挑战认知、太反人类了。显示对岸的想同体构建,已经极化到无以复加。帝吧出征的对象,尽管其中应该也有年龄的B站一代,还是相差三代的文化冲突。

再放眼世界,德国难民政策一意孤行,IS的社交络“推广”等等,正在进入一个类似1968年的动荡期。社交络发挥了1968年电视同样、更强的煽动功能。的好消息,我们的互联产业,我们的青年略胜一筹。未来是我们的。从这个角度,“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有生之年,得见你君临天下”等等,不是中二的叫唤,是有希望的。

扯远了,回到互联产业,这不能算一个好消息。业界实际上已经敏感到了,前段时间,密集讨论“90后”,当我们讨论90后,在讨论什么呢?70、80后,我们不是服务地很好嘛?不也是从这个年龄段过来?不一样了,ta们将是纯社群一代,买方市场。对我们卖方,不是好消息。

业界早就在炒社群,炒到臭大街,其实还都是自上而下,伪社群。雷布斯们总结了一套“互联思维”

,其实还是前互联思维。接近泛B一代:在W1的设定里,开W2的外挂。以后得在W2的设定里,开W1的外挂。谁知道,怎么开?

还有产品经理热。以后产品多半只是必要条件,不是充要条件。好的产品、好的推广,这个好是供给侧标准的好,不是需求侧的。就算能做好某一点的需求,如果不能在合适的时间地点,社群正好转过来,激活,还是个死。神经猫、足记突然爆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2005年超女实际上是第二届,届已经在用贴吧,但没有激活社群,届张含韵,和李宇春完全是两个风格。王微在土豆时,鼓励用户原创,结果不是特别好。没有找到弹幕的形态,受ACG的滋养也不够。直到A站、B站崛起。传统视频站也在学弹幕,相信国内业界的山寨能力,然并卵,弹幕都稀稀拉拉,你的用户都是老东西。B站众是抄不走的。

用户规模很重要。帝吧有2000万用户,B站Alexa截止2015年12月16日排名全球228。这么大的样本,才能涵盖全部兴趣点,社群和其中的个体,才能“圆满”。对岸人口尽管和帝吧相当,但帝吧是一个版,对岸分散在众多站点,尽管能上FB和推特,还经常以此来嘲笑我们,但演化不出社群。其W2只是W1微不足道的外挂,所以想共体模式如此极化。

也只有BAT有这种用户规模,能否转型成纯W2?仍然存疑。三巨头早就在致力于覆盖全需求,尽管很大程度上只是出于同维度竞争。腾讯的W2基因是足的,先拿到移动互联的门票。前两天红包又玩出新花样。支付宝推出社交功能相抗衡,但用户并不买账。而腾讯做电商屡战屡败。

度娘尽管孕育了这个卓越的产品,又孕育了活跃的社群,但近闹地灰头土脸,显示并没有从根本上理解自己的造物,甚至卖儿卖女。我不想也不敢替百度辩护,但其用户是互联文化,商业模式却依赖前互联文化,甚至是16世纪,夹在中间,确实难做。

未来是否会出现全新的创业企业,实现这一突破?脑补一下,乔布斯投胎到中国,对BAT说:我是你们的破壁者,还真是让人激动啊!但也只是脑补了,理智上,基于对国内现实的认知,对此不抱什么希望。但能这么脑补,就证明互联的伟大。

产品是必要条件。在目前的产业生态下,寡头格局高度稳定,智能已经普及,即使目前还没有,也很快,较低级的社群,瓜分殆尽-1和3代用户,以后只有自然寿命的增减。互联改造中国经济、社会的潜力,也已经挖掘殆尽,以后的变革只能来自社会内部。这也体现了W2的精神。

总之,预计国内互联产业,将进入一个相当长的停滞期。

《三体》里,在红卫兵的墓前,孩子问,他们是烈士吗?妈妈说,不是。 他们是敌人吗?也不是。 那他们是什么? 是历史。

2016.1.30

风口下的羊群效应:二手车平台扎堆新车金融
2007年菏泽企业
金融征信-金融征信头条新闻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