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透過演講脫稿的三言兩語解讀IPTV眾生態

2019-05-03 13:03: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4月25日:各種IPTV峰會、論壇參加多了,熟面孔也多了,對演講多少有些麻痹,倒是演講者不經意間的某句話頗能引起觸動,現將其列出來與大家分享。

中国电信韦乐平:听说AVS成熟了

在前一阵的一个IPTV峰会上,中国电信首次表态要进行AVS试验,“除了继续采取世界上的为通讯、广播和存储业三大行业所共同采用的H.264标准外,即将开始对我国的AVS编码方式进行测试评估和现场试验”中国电信总工韦乐平这样表示,值得玩味是“听说AVS成熟了”这一句,综合整个语境,这样的表态总仿佛有着迫于压力的味道。而对IPTV发展现状,电信更是不止一次对政策公开抱怨了。

文广百视通李晓明:电信的IP特性更适合交互

上海文广作为个拿到IPTV牌照的,处境相当奥妙,在电信与广电旷日持久的交锋中,只怕是两头不靠岸。广电一边,个拿牌照的不是央视而是上海文广,探路的意味是难免的,一路上也确切碰了不少壁,阻力都来源自家兄弟。电信一边,固然希望自己手里有牌照,而不是假他人之手,何况还要牵涉到利益。加之前一阵传出广电总局对文广下达3条指示,IPTV于文广来说只怕也是想说爱你不容易。

UT斯达康杨景:我们是软件开发商

在同一个峰会上,UT斯达康首席科学家杨景说过去的电信设备商将自己的理念推给电信运营商从而造成了其运营困难,IPTV要发展应插入一个富媒体(CDN)分发络,或为了这个新战略服务,他特意强调“我们不是设备制造商,而是软件开发商”。IPTV走了几年仍是举步维艰,其中受伤重的是设备商们,又尤以几乎赌上身家性命的UT为甚。这一次转身,能否再续小灵通的辉煌?

微软张文生:IPTV不是数字电视的补充

电信人士多次在公然场合宣称IPTV是数字电视的有益补充,多少有点受制于人、口是心非的味道,如果牌照是掌握在电信手里,不知道还会不会这样说。微软电视中国区高级销售经理张文生要坦白地多,“仅仅将IPTV定位于电视与互联之间的填充物,这不是微软要做的”,他列举了国外许多IPTV取代电视的例子,流露了微软的野心。

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周宏仁:三融合不能弄技术驱动

“在三融会的发展进程当中要避免技术驱动,不能强制用户接受不是他们想要的东西”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周宏仁可谓一语中的,不管数字转换也好,IPTV也好,忙着跑马圈地的同时,都着力强调自己的技术能给用户带来什么,而用户到底想要什么,好像还没有人说得清楚,或者没人关心。

国家发改委经济体制与管理研究所史炜:别让IPTV死在讨论中

2007年,IPTV峰会、论坛仍然很多,史炜说“我今年已经是第五次参加IPTV的会议了”“大家讨论的还是一年前的话题”,他认为3G牌照年底肯定会发,到大规模商用需要一年的话,留给IPTV的时间也只有一年半。“到今年年底再不成事的话,我相信中国的IPTV就走不下去了”。能否走下去先放一边,IPTV再这样没有进展地讨论下去先就把大家的热情磨光了,如果没了热忱,IPTV只怕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各种会仍在继续,各种人士也都在讲,但是只言片语间,却流露出一些跟演讲无关、却跟市场有关的情绪。(周晓静)

怎样提高脑瘫儿的肌力
重度脑瘫能不能走
山东治疗脑瘫的医院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