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贺岁片盗版缘何快如子弹公

2019-01-14 09:00: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贺岁片盗版缘何快如子弹?

  岁末热门大片《让子弹飞》票房已破5亿元,一路猛飞的高票房,引来盗版也快如子弹,上映第二天其盗版就在上流传。《赵氏孤儿》也遭遇了新型盗版软件……盗版犹如洪水猛兽横扫贺岁档电影。

  其实,这与国产电影异军崛起有关。2010年的一天,内地电影票房突破百亿大关,增幅近40%,国产片票房也战胜了进口片票房,以往紧盯着进口片的盗版商大举侵袭国产片,为盗取国产片利润,一条上通下达的盗版产业链发展壮大,发展起来的盗版“集团”经营有术,侵蚀国产电影,这对刚起步的电影产业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抢钱”快如子弹

  贺岁片损失惨重

  热门电影《唐山大地震》受到了规模空前的恶意盗版,在2010年7月22日全国首映的前两天,一家视频站便发布了清晰枪版。上映三天后,多家视频站又出现了《唐山大地震》DVD画质清晰版,几乎华谊重要一点的片子都遭到过“洗劫”,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孙建红表示,公司的大片《非诚勿扰2》也遭遇了盗版危机,具体损失额度尚无法计算,但参照此前《唐山大地震》,就可预知其惊人的损失。

  目前,《让子弹飞》的片方仍在追查数字拷贝提前流出的源头。但据相关媒体报道,这批盗版碟达到了在全国400个销售点同时销售的规模,还都是“坐着”飞机运送的。

  负责保利博纳电影发行公司版权事务的副总经理姜寨瑾介绍说,一次她到西安出差,发现当地地方电视台正在播放保利博纳投拍节能蒸锅的电影《投名状》。而当时距影片上映仅过了3个月,一般来说,影片公映8个月后才会向电视台销售。“对于盗版我们已经失去控制能力。”她表示。为了遏制比较突出的络侵权,从电影《如梦》开始,保利博纳就已经改变了与视频站的合作方式,由授权改成分销模式,这样做主要的原因是便于维权,不以授权方为主体去维权,跟盗版商抢速度。

  盗版究竟给这些制片方带来多少损失?当时国内某视频站仅放出《唐山大地震》的DVD版本10个小时,后来虽经删除,但据粗略估算,这10个小时已经给华谊兄弟造成了近千万元的损失。而在此前就“电驴”侵权《叶问2》的法庭诉讼案中,制片方也综合“电驴”的点击率、影院电子售票系统数字平台显示的票房流失量、中国发行放映协会出具的影院平均票房等数据,比较精确地计算出影片损失为1185.08万元。

  不仅是电影,电视剧盗版同样严重。制作人张纪中告诉,他的“金庸武侠系列”无一幸免,在市面上全能看到效果的盗版碟。“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是项严峻挑战,美国的版权产业很壮大,搞版权的人都非常富有,但中国相比之下,知识产权还不值钱。”

  盗版“集团”上通下达

  去美国学习先进技术

  “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一句传世讽言也可以贴切形容在中国文化体系上“如蛆附骨”的盗版集团。据业内人士介绍,当下的盗版集团已经经营有道,发展成了一条庞大的产业链。

<一个人可以活两次p>  “现在盗版速度太快,质量太好,完全出乎预料。”就连卖盗版碟的一个小贩都连连感慨。在新片《赵氏孤儿》、《让子弹飞》、《非诚勿扰2》上映后的第三天,他就拿到了批质量上乘的盗版碟。“片子刚上映时就有,但是货不好,我停了几天再进,没想到质量还是高清版。”于是他以5元一张的价格迅速补了好几次货。

  此前,《赵氏孤儿》投资方星美国际集团副总裁、总策划袁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赵氏孤儿》遇到的不是普通盗版,而是一种新型盗版。它的服务器在美国,挂靠在一个软件上,只要有这个软件就可以直接观看,所以还不能直接说它是盗版,处理起来很麻烦。至于哪一环节出现盗版,袁鑫表示应该是影片后期数字制作中出的问题,因为有不少中间交接的环节,加上是数字版本,拷贝一份很容易。

  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副局塑胶表壳长毛羽跟描述现在的“反盗版”斗争,就是抢时间、拼技术。随着国内电影产业的转型,数字电影将是未来世界电影的主流品种,“胶转数”的进程也在急速进行中。“数字技术使盗版更容易了,但又不能因此不发展数字技术。”毛羽说。

  据调查了解,很多盗版集团甚至掌握了世界的数字电影技术,还去美国“深造”

贺岁片盗版缘何快如子弹公

。他们推出的《让子弹飞》的盗版碟,还做起了后期加工,自行制作了英文版、粤语版、川话版。而在“人脉”上,盗版集团也上通下达。

  “粗糙一点的盗版碟成本几乎可以不计,一张技术好点的盗版碟成本也不过三四元,比起元的销售价格简直是百分百的利润。再加上庞大的发行规模,堪称一个小的电影产业。”一业内人士告诉。

  “现在的盗版都是集团作案,形成产业链了,有偷窃的、有负责生产的,还有销赃的。”张纪中戏称。

  专业防盗不惜重金

  电影制作成本加大

  随着产业壮大,文化产业的“通胀”问题也开始滋生。电影制作成本越来越大,明星片酬越来越高,影院地价、租金飞涨,电影票价、演出票价一直被民们斥为“高处不胜寒”。

  “如今反盗版更增加了电影制作成本。”一业内人士告诉。由于盗版的速度太快,出品方更是惜时如金,宁愿“押宝”市场有限的好档期,也不肯以“平民票价”培养市场,有点“成败在此一刻”的感觉。

  中影集团副总经理史东明告诉,在发行《梅兰芳》、《赤壁》等影片的过程中,营销宣传成本日益升级,协同多个出品方力量共同组织拷贝护送小组、组织几百人进行票房监控和拷贝监视,更是大片采取的基本措施。上已曝光的某些导演为防拷贝被窃,连睡觉都嫉妒表面是对别人的不满抱着母带,其实并非夸大其事。以《赤壁》为例,拷贝多达1000多个,要保护好每个拷贝简直是一场“人海战术”,这无形之中再度增加了电影制作成本。

  盛大集团成员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获得了《赵氏孤儿》新媒体版权,从2010年12月4日该片首映开始,盛世骄阳就部署了新媒体防盗版工作,法务部门建立了24小时不间断盗版监测、取证机制,当监测到有盗版站出现时,在时间向公安、广电、版权、工信等政府主管部门进行实名举报。在盗版站上投放广告的广告主同样是他们的关注点。盛世骄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CEO徐蕾蕾表示,公司时间给其广告主发出《告知函》,告知他们不能利用盗播的视频节目进行广告经营。此次维权给徐蕾蕾印象深的是,个人站较多,取证比较困难,有些站甚至连联系人都找不到。

  如此庞大的维权行动,付出的是高昂的成本。华录百纳一位发行人员告诉,国产热门电视剧如《三国》、《水浒》等被盛世骄阳搜罗中,价格为同类视频站中,一旦发现侵权者就会付诸法律行动。“我也不清楚他们这样做还会不会剩下利润。”

  上下游收益被卷走

  影响电影产业链黄金发展

  相比于盗版的产业链,正版电影产业链却始终无法形成。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美国电影总收入里票房只占1/4,电影在视频站、电视台的第二次播出以及发行DVD和衍生产品,给电影业带来一连串收益。动画电影《汽车总动员》自2006年上映后,每年相关商品全球销售额超过20亿美元。

  而国内电影收入九成靠票房,盗版对产业影响极为明显。典型的案例是,2008年,电影《长江七号》上映,大大小小的盗版“七仔”占据了市场,得到授权的正版“七仔”却难觅踪迹。“在中国没有人愿意购买版权。”陈少峰更一针见血地指出,盗版使中国电影错失了发展产业链的时期。短期内,中国电影产业链形成是不太可能了。

  潜规则横行

  片方需给盗版“集团”上供

  宁财神编剧的《大笑江湖》已经遭受盗版“荼毒”,即将公映的电影版《武林外传》也让他“如临大敌”,他多次在微博中对盗版发起炮轰,矛头直指“内鬼”主要出自国内某些为影片做后期制作的公司。他发帖称,“一个盗版数字拷贝20万元,以后建议片方拿出50万元给那个公司高管,算做买路钱,给电影腾两周时间出来,仁至义尽”!

  而事实上,给这类公司高管“发红包”,甚至给自己公司高层发红包,求其放过正版一段时间,已成为行业不言自明的“潜规则”。据相关媒体报道,此前有个制片人在发片前夕主动给某盗版集团奉上数百万元,只求给个余地收票房。

  保利博纳某位宣传人士告诉,对于反盗版,他们近没有什么新的动作。“其实追查盗版在技术问题上并不难。我们的每个拷贝都有特殊记号,就是影片中设置的某些特殊细节,一般人看不出来,但我们能从盗版画面判断出是哪个拷贝,大概能知道是哪个环节泄露,甚至是哪个部门、哪个影院,但即便如此,又能如何?”言外之意,法律诉讼他们陪不起,而电影院掌握着电影产业的终端命脉,更得罪不起。

  侵权赔偿微乎其微

  正版方只求上映前不被盗

是一辈子的选择

  2004年,《大腕》遭到北京一家视频站的侵权传播,华谊兄弟将侵权站告上法庭。2005年,海淀法院判定侵权站赔偿华谊兄弟经济损失34万元。这在当时创下了赔偿数额的纪录,这一纪录一直未被超越,直至2009年底《集结号》络侵权一案,华谊兄弟获得35万元的侵权赔偿,再次刷新了纪录。

  “从34万元到35万元,之间1万元的增长实际上花费了很大力气。其间的大多数络盗版侵权案,赔偿额度没有超过10万元的,一般只有一两万或两三万元的赔偿,这对于盗版给一部影片造成的损失还不足零头。”中国电影著作权协会理事长朱永德告诉。

  “《武林外传》投1亿元做动画片,一天后上全是盗版;电视剧从未卖给任何一家视频站,上却铺天盖地。”2005年到现在,“武林外传”品牌已完成了整个产业链的开发、研制、生产和销售,每一项都成绩不俗,甚至开发了络游戏、游戏等内容。《武林外传》的维权虽然赢了,但“打官司花了8万元,获赔仅1000元”。心寒不已的《武林外传》出品人、北京联盟影业董事长郝亚宁表示,“再也不想打官司了,耗不起时间和金钱”。对于即将上映的电影版《武林外传》,郝亚宁表示,“我现在想办法不让数字拷贝被盗版就行,至于上映后被盗版,已不在我考虑范围了”。

  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项武君介绍,以络侵权为例,从法律途径上讲,首先,版权人可以要求络服务商删除侵权作品,但这个程序往往需要2到3个工作日,而按照目前络传播的扩散速度,三天的传播可能造成的危害已经非常之大;其次,如果不能及时删除侵权作品,版权人通过诉讼追究侵权者的,则诉讼程序复杂、漫长,而且目前司法实践中判决赔偿的金额普遍比较低,这可能造成的后果是:已经存在的侵权可能不能及时得到制止,造成的损害无法环保保温棉得到全面赔偿。

  “赔偿额度那么低,中间的调查举证环节又那么多。”保利博纳一位员工也表示了对起诉维权的一种“失望”。

  张纪中直言,中国的版权法是有了,但执法力度和惩罚量刑不够。一般执法的行为就是去查抄摊贩,追根溯源、查抄盗版集团的举动比较少见。

  纽约注册律师、知识产权法专家马建表示,近她接手的知识产权案已经见少,因为操作难度太大。“中国的电影产业是置于大的版权法保护下的。就侵权行为,法律已规定属于触犯刑法范围,国内也出现过盗版者获刑的例子,但更多的案件,处罚力度很少能达到这个程度。”

  马建分析说,盗版者获利程度、正版方受损程度很难数据举证,在没有事实证据的情况下,国内法定侵权赔偿的额度是50万元,这个额度太少,确定赔偿额度也是不合理的。而在美国,这类案子的赔偿额度没有上限,完全视受损的程度和陪审团的裁判来确定。“行业自律自卫的风气也不强,据我所知,在美国一旦出现盗卖拷贝的影院,会列入美国电影著作权协会的黑名单,起码影片一段时间不会给这家影院放映。”

  毛羽告诉,反盗版执行环节在执法部门,目前执法措施不够严厉,知识产权意识不足,盗版业的利润又那么庞大,需要各个环节都动起来遏制盗版。作为行政机构,正在尝试用技术手段遏制盗版,这是按照国际规范研发的一套技术防盗体系,未来将在全国推行。

河北杯架酒杯架价格
金华公关策划报价
苏州工程机械配件
分享到: